加大增进同等就业权的执法与司法力度

2017-05-17 14:00

孟晓驷先容,当前妨碍妇女平等就业的起因,一是一些用人单位因过于强调用工成本而疏忽依法用工;二是相关部门对阻碍妇女平等就业的歧视行动监管表彰不到位;还有就是促进妇女平等就业的法律法规不够完善。“固然《就业促进法》中规定,损害劳动者正当权利,要依法承担法律义务,但在《民事案件案由规定》的424个案由中,就业性别歧视不在其中,即便妇女遭受就业性别歧视,也无奈以就业性别歧视立案,给依法诉讼带来阻碍。”

中国青年网北京3月5日电(国民政协报记者 奚冬琪)“近半数用人单位在应聘中关注应聘者的性别和婚育状态; 54.7%在求职口试中被问及与结婚、生育有关的问题,甚至有媒体报道女性求职者在答复近两年是否盘算结婚时略有犹豫而被‘秒拒’。”说起近年来因基于生育的就业性别歧视,全国政协委员孟晓驷坦言,这种情形并不鲜见。而全面两孩政策实施以来,妇女面临的工作与生育抵触将更加凸起。“‘二孩’时期降临,要如何解除妇女生育和工作的后顾之忧呢?我感到重要应该解决的,就是促进妇女平等就业。”

“妇女既是生育主体,又是主要的人力资源,同时承当着人口再出产和社会生产的双重使命,因而应当让妇女在生育‘二孩’的同时,取得平等就业的保障。” 孟晓驷以为,全国人大常委会应尽快将《反就业轻视法》纳入破法计划,在制订《反就业歧视法》、《就业促进法实行细则》或修正完美《就业促进法》、《劳动保障监察条例》时,将反对就业性别歧视独自列出,对就业性别歧视定义、罚则、法律接济道路做出详细划定。同时,加大增进同等就业权的执法与司法力度,增添用人单位实施就业性别歧视的守法成本。“生养‘二孩’确切会增长女职工所在企业的用工本钱,倡议人力资源跟社会保障部门、税务部门、财政部分出台相干政策,对女职工产假期间的社保缴费恰当予以财政补助,对雇佣女职工超过40%的用人单位给予必定比例的税费减免。” 孟晓驷说,这样就能够有效地激励用人单位雇佣女职工,为她们解除生育和工作的后顾之忧。

  全国政协委员孟晓驷。图片起源于网络